和孩子们在一起,做点有意义的事

起因

报名参加行走的格桑花摄影志愿者之后心里还是挺忐忑的,当然更多的是兴奋和自信。

8月5号中午的时候,在我加入的一个摄影群里有人问“谁11-13日北京有空?公益外拍,青海的孩子来京需要几个公益摄影师,既能锻炼自己也能做公益帮助别人。”

平时我就喜欢拍点东西自娱自乐,如果能当志愿者为孩子们服务是一件大好事,还能让自己得到锻炼,所以看到这条消息我丝毫没有犹豫就报了名。

很快在微信群里加了几位活动组织者,进了活动的微信群。


专业

很快,群里的范范给大家邮箱里发了培训资料,并且约定了一个线上培训的时间,给大家讲解孩子们的行程安排和志愿者们需要注意的地方。

之前从来没有参加过这种公益活动,打开资料以后我确实被震撼了一下。

详细的行程安排、所有学生的个人信息(家庭情况、在校情况、个性特点)和对应照片、志愿者基本要求、禁忌事项、沟通技巧、西部的风土人情、格桑花介绍、摄影基本要求、注意事项、摄影组和选片组的分工、范例等等一应俱全。

不得不感叹行走的格桑花是如此专业的公益组织。

8月9号晚上七点,微信群里准时开始了志愿者培训,讲了一下孩子们住宿情况、集合地点、志愿者联系方式和个人信息、人员分工,上传照片需要注意的事项、云盘账号、其他注意事项等。

搞明白了每个人的分工和行程安排,我们静静等待着孩子们的到来。


前一晚

这一晚开始做一些最后的准备工作,把我的GH4充满电,准备了三只镜头,一只20mm饼神镜头(用来拍一些合照等)、一只58mm前苏联生产的八羽怪(用来抓拍一些特写,不过后来好多照片都因为光圈开得太大导致画面不够锐利,没有镀膜也是一个很大的硬伤)、一只14-140mm套头(本来打算用这只镜头随机应变,但因为画质不好后来没有用这个),之前就一直关注这几天的天气可能有阵雨,所以带上了雨伞,装上一只充电宝和数据线,还装了一只三脚架以备不时之需。


8月13日上午

早上5点20,闹钟准时把我叫起,7点10分要赶到毛主席纪念堂出口那里集合,起床洗漱完我草草地往嘴里塞了两块绿豆饼,再次检查了物品是否准备齐全后就出发了。

出了前门地铁我就傻眼了,天安门广场上乌泱泱全是人,正不知所措的时候我想起了志愿者施大姐,于是给她打了电话,她说她也出地铁站了,汇合之后我们朝集合地点挤过去。

真正见到孩子们时,前一晚做了两个多小时功课,在脑海里反复记忆了好多遍的名字却怎么也想不起来,每一张脸我都熟悉,但他们的名字就徘徊在嘴边怎么也想不起来……

之前培训时说孩子们都很腼腆,见了面确实是这样的,但我也好不到哪去,作为一个天生内向又天天跟代码打交道的人,要指挥孩子们拍合照让我感觉很吃力,还好有施姐、张姐、徐姐、尹姐她们帮忙,给孩子们指导怎么摆动作,调动情绪,我在一旁专心拍照就可以了。




三天时间要带孩子们逛到北京有特色的景点任务很艰巨,尽管我只参与了最后一天,但我还是感觉到行程之紧,上午孩子们四点多就起床,然后去看升国旗、之后是参观毛主席纪念堂、之后逛故宫,然后去北大参观,完毕后去感受一下王府井,吃完晚饭就搭火车去长春。

尽管是多云天气,不算热,但体力消耗得还是挺厉害的,拍照时要不停调整角度和位置,既要拍好人,也要拍好后面标志性建筑物,要注意两侧入镜的行人,还要注意画面比例,时而半蹲,时而半跪,辗转腾挪。

身上的衣服湿透了一遍又一遍,拍完照一身汗,上了大巴都没法靠到椅背上,好不容易衣服干了,下车拍一通又湿透了,然后又上大巴车……


8月13日下午

经过一上午的短暂磨合,孩子们面对镜头也没那么生疏了,自信、开心的一面慢慢流露出来。

之前我在脑海里假设过很多遍他们是一群什么样的孩子,印象里大多都是电视上、照片里那些有着高原红、脸上皴得一块一块的孩子,各种黑白色的、暗色调HDR处理过的照片,他们资料里的家庭情况确实也都不好,有单亲家庭、亲人重病或残疾、兄弟姐妹打工赚钱的,但我见到他们时更多感受到的是乐观、向上、好奇、活泼,他们或许因为生活困难久而久之眉头皱成川字型,或许每天要干很多活照顾家人,但行走的格桑花带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暂时忘掉烦恼,感受一个不一样的世界。而将这份快乐记录下来,留给他们一个美好的回忆便是摄影师的职责所在。

在北大参观展览时孩子们变得很放松,合照时的紧张感都没有了。我在这里拍到了很多他们自然流露的一面,他们无比想了解外面的世界,好奇心和求知欲表现得淋漓尽致,同时又渴望变得自信,渴望展现自己好的一面。










来自四面八方、各行各业的志愿者

这次的志愿者有退休教师、有记者、公司职员、管理者、两个程序员(我是其中之一)、投资行业、北大学生等等。有来自安徽的、天津的、也有北京本地的。

因为工作原因,孩子们三天的行程,我只能参加最后一天,也就是周六的活动,志愿者施姐、张姐还有一个领队跟全程,龙记者负责前两天。我们剩下的人大多是周六参加一天(希望我没搞错……)。

这次北京的活动对我这样勉强算是年轻的人来说强度都挺大的,施姐和张姐四五十岁,跟着孩子们一起去了颐和园、鸟巢、水立方,爬了八达岭等很多地方,足足忙活了三天真的挺不容易的。后来活动结束后张姐赶到火车站连夜坐车回了天津。


总结

这是离开大学后第一次当志愿者,能用自己的特长为他人和社会创造一点点价值让我感觉很欣慰,同时自己的技能也得到锻炼。

感谢行走的格桑花!


志愿者尹姐和孩子


志愿者胡哥和陈哥


志愿者施姐和尹姐


徐姐和孩子们的老师


张姐和孩子们


领队和北大的大学生志愿者


胡大哥和孩子们